圖片

足球比分直播网 www.iatks.com.cn 企業文化

“我與祖國共成長?親歷故事”選登《路邊的小棋攤》 趙鵬

來源: 沙苑農場

       23年前,我從渭南農校畢業來到沙苑農場工作。

       在場部的十字路口東南角,有一個自行車修理鋪,兩間瓦房,外間放著許多自行車配件和修理工具,里間是修車師傅的休息室,一半放著桌椅板凳和做飯的東西,一半是土炕。修車師傅姓吳,他和老伴都是二分場的退休職工。那時農場的摩托車還很少,除了公家的幾輛“幸福250”,職工個人很少有買摩托車的,人們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車,經常有職工群眾和過路的人們推著自行車找老吳修理,生意還不錯。車子鋪門前有一小塊空地,老吳平時就在那修車,老兩口整天屋里屋外忙碌著,生活有滋有味,平凡而充實。

 

       記不清是哪一年哪一天,老遠望去車子鋪門前圍有許多人,足足有20人的圍觀,熱鬧非凡。我心想,這或許是老吳和人吵架了;或許是又出了點交通事故(因為在十字路口發生交通小碰撞和磨擦是常有的);或許是賣的什么好吃的東西;或許是有人在兜售“狗皮膏藥”之類的騙局……。出于好奇,我不由近前細看。哦---,原來是老吳和一人在下中國象棋,棋盤是自制的,在一小塊帆布上面用墨汁畫的,中間手寫“楚河、漢界”,棋子有些陳舊斑駁,周圍這些人都是觀棋的棋友。

       我知道老吳是象棋愛好者,他平時為生意忙碌著,偶有閑暇便利用間歇與周圍鄰居在門前下兩盤棋,這成了他生活、生意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閃釧幌氳降氖?,棋攤竟然引來了許多人的圍觀,少者七、八人,多者一、二十人,里外圍了好幾層,成了街頭的一道景觀。

       隨著社會的發展,騎自行車的人越來越少了,摩托車越來越多了,老吳也老了,胳膊腿也沒有以前靈活了,恰逢農場小城鎮建設改造,老吳的車子鋪拆了。取而代之的規劃整齊、鱗次櫛比的二層小洋樓,農場的街頭面貌煥然一新。

       在十字路口的西北角,有個姓劉的師傅開了一個經營煙酒副食品的個體小百貨商店,商店只有一間房子大小,所以很不起眼。店主劉師傅也喜歡下象棋,周圍的棋友們又聚在了一起。棋攤不僅沒有影響店主的經營,相反還招攬了許多顧客和生意。因為棋友中有想抽包煙的,有想喝瓶水的,也有想吃點什么的。實在是一舉兩得。

       后來,劉師傅買下了路對面的一家三間二層的臨街商鋪,開起了超市,還專門在門口用磚砌了兩個桌面,置有板凳,購買了兩副新象棋,專供棋友們使用。觀棋、下棋者有居住在附近的鄰里,有過往的行人,有認識的同事朋友,也有素昧平生的陌者。他們時而觀棋,時而下棋,或坐或立,去留自由,無拘無束,自然隨意。

       這個棋攤,有別于街頭擺殘局的,有別于單位、社區活動室。因為早來晚走、不受時限,自由隨便;樹下街邊、花草芬芳,空氣清新,心情舒暢;特別是對弈者,不分老少尊卑、貴賤高低,只要愛下棋,即可參戰。有當過場領導的老單,有機關干部老謝,有當過連長的老胡,還有退休工人老齊等等,退休的、在職的、無論是干部、工人,還是司機、商販、路人等等。在棋盤前,人人都要遵守棋規,充分體現了公正、公平、平等,這不正是世人所提倡、所追求的嘛?

       在這里觀棋,還有一種天馬行空的放松。你若有興致,盡可以肆意支招。支了高招,贏了棋,愜意地享受他人的恭維;支了臭招,輸了棋,你自忖是局外人,心無愧疚,自有當局者認賬。   

       古人道“觀棋不語真君子”,我認同;但我也樂于享受觀棋者興奮難耐時數十只手爭先伸向棋盤的詼諧場景。

       古人道“落子無悔大丈夫”,此言之正氣凜然使人肅然;但我亦愿在兩個滿頭白發老翁就允不允許悔棋而爭執得不亦樂乎時窺視和品味“爺們兒”的真性情。   

       于此處集聚下棋、觀棋之人,身上必有三、五分幽默,且調侃之能事日見提升。如此,一上午或一晚上結束,集聚之眾人一番心靈享受,綿綿潤心,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多年來,在上下班途中我常駐足過路旁的棋攤。即使不與他人做語言交流,即使默默地呆許久許久,我也會自覺收獲頗多,常常獨自品味那些棋攤掠影趣事……

 

  

       ----有老翁被老伴遣去買面,歸途中被棋攤吸引,專心致志觀棋,竟將老伴急等買面做午飯之事忘至九霄云外,直至老伴尋來,還不能從觀棋之中醒來。   

       ----有老翁坐陣,一番廝殺,連連得勝,好不得意。外孫女隨母親來姥姥家走親戚,看見下棋的老翁,喊著“姥爺,姥爺!”緊跑幾步,坐入其懷中。老翁一臉光彩,連連親吻外孫女,一手落子,繼續下棋,不料竟走出一招低級“臭棋”,圍觀者就有人起哄喝倒彩。老翁起身,撓撓后腦勺,大度一笑,“你們接著玩兒吧?!北鶩饉錙?,欣然而歸。

       ----有機關干部小劉,喜歡下棋,專心圍觀,家里已做好飯,妻子前來尋找,小劉略顯不耐煩,一揮手,“去去去,你先去回去,我一會兒就來?!逼拮猶辶掄煞頡捌羼?,嘴上嘟嘟囔囔,似有不滿,卻早已轉身順從而去。

       其實小劉已經不小了,滿頭白發,都六十多歲了,去年已經退休,應該叫老劉了,但他妻子還是喜歡叫他“小劉”。

       20多年過去,農場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當年的小劉也變成了老劉,小棋攤也挪了幾次位置,小小的棋子給人們茶余飯后的文化生活增添了無窮樂趣。

       時光就在這落棋看棋中,在這來來往往的喧鬧里流逝著。

上一篇
下一篇

企業文化

“我與祖國共成長?親歷故事”選登《路邊的小棋攤》 趙鵬

來源: 沙苑農場

       23年前,我從渭南農校畢業來到沙苑農場工作。

       在場部的十字路口東南角,有一個自行車修理鋪,兩間瓦房,外間放著許多自行車配件和修理工具,里間是修車師傅的休息室,一半放著桌椅板凳和做飯的東西,一半是土炕。修車師傅姓吳,他和老伴都是二分場的退休職工。那時農場的摩托車還很少,除了公家的幾輛“幸福250”,職工個人很少有買摩托車的,人們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車,經常有職工群眾和過路的人們推著自行車找老吳修理,生意還不錯。車子鋪門前有一小塊空地,老吳平時就在那修車,老兩口整天屋里屋外忙碌著,生活有滋有味,平凡而充實。

 

       記不清是哪一年哪一天,老遠望去車子鋪門前圍有許多人,足足有20人的圍觀,熱鬧非凡。我心想,這或許是老吳和人吵架了;或許是又出了點交通事故(因為在十字路口發生交通小碰撞和磨擦是常有的);或許是賣的什么好吃的東西;或許是有人在兜售“狗皮膏藥”之類的騙局……。出于好奇,我不由近前細看。哦---,原來是老吳和一人在下中國象棋,棋盤是自制的,在一小塊帆布上面用墨汁畫的,中間手寫“楚河、漢界”,棋子有些陳舊斑駁,周圍這些人都是觀棋的棋友。

       我知道老吳是象棋愛好者,他平時為生意忙碌著,偶有閑暇便利用間歇與周圍鄰居在門前下兩盤棋,這成了他生活、生意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閃釧幌氳降氖?,棋攤竟然引來了許多人的圍觀,少者七、八人,多者一、二十人,里外圍了好幾層,成了街頭的一道景觀。

       隨著社會的發展,騎自行車的人越來越少了,摩托車越來越多了,老吳也老了,胳膊腿也沒有以前靈活了,恰逢農場小城鎮建設改造,老吳的車子鋪拆了。取而代之的規劃整齊、鱗次櫛比的二層小洋樓,農場的街頭面貌煥然一新。

       在十字路口的西北角,有個姓劉的師傅開了一個經營煙酒副食品的個體小百貨商店,商店只有一間房子大小,所以很不起眼。店主劉師傅也喜歡下象棋,周圍的棋友們又聚在了一起。棋攤不僅沒有影響店主的經營,相反還招攬了許多顧客和生意。因為棋友中有想抽包煙的,有想喝瓶水的,也有想吃點什么的。實在是一舉兩得。

       后來,劉師傅買下了路對面的一家三間二層的臨街商鋪,開起了超市,還專門在門口用磚砌了兩個桌面,置有板凳,購買了兩副新象棋,專供棋友們使用。觀棋、下棋者有居住在附近的鄰里,有過往的行人,有認識的同事朋友,也有素昧平生的陌者。他們時而觀棋,時而下棋,或坐或立,去留自由,無拘無束,自然隨意。

       這個棋攤,有別于街頭擺殘局的,有別于單位、社區活動室。因為早來晚走、不受時限,自由隨便;樹下街邊、花草芬芳,空氣清新,心情舒暢;特別是對弈者,不分老少尊卑、貴賤高低,只要愛下棋,即可參戰。有當過場領導的老單,有機關干部老謝,有當過連長的老胡,還有退休工人老齊等等,退休的、在職的、無論是干部、工人,還是司機、商販、路人等等。在棋盤前,人人都要遵守棋規,充分體現了公正、公平、平等,這不正是世人所提倡、所追求的嘛?

       在這里觀棋,還有一種天馬行空的放松。你若有興致,盡可以肆意支招。支了高招,贏了棋,愜意地享受他人的恭維;支了臭招,輸了棋,你自忖是局外人,心無愧疚,自有當局者認賬。   

       古人道“觀棋不語真君子”,我認同;但我也樂于享受觀棋者興奮難耐時數十只手爭先伸向棋盤的詼諧場景。

       古人道“落子無悔大丈夫”,此言之正氣凜然使人肅然;但我亦愿在兩個滿頭白發老翁就允不允許悔棋而爭執得不亦樂乎時窺視和品味“爺們兒”的真性情。   

       于此處集聚下棋、觀棋之人,身上必有三、五分幽默,且調侃之能事日見提升。如此,一上午或一晚上結束,集聚之眾人一番心靈享受,綿綿潤心,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多年來,在上下班途中我常駐足過路旁的棋攤。即使不與他人做語言交流,即使默默地呆許久許久,我也會自覺收獲頗多,常常獨自品味那些棋攤掠影趣事……

 

  

       ----有老翁被老伴遣去買面,歸途中被棋攤吸引,專心致志觀棋,竟將老伴急等買面做午飯之事忘至九霄云外,直至老伴尋來,還不能從觀棋之中醒來。   

       ----有老翁坐陣,一番廝殺,連連得勝,好不得意。外孫女隨母親來姥姥家走親戚,看見下棋的老翁,喊著“姥爺,姥爺!”緊跑幾步,坐入其懷中。老翁一臉光彩,連連親吻外孫女,一手落子,繼續下棋,不料竟走出一招低級“臭棋”,圍觀者就有人起哄喝倒彩。老翁起身,撓撓后腦勺,大度一笑,“你們接著玩兒吧?!北鶩饉錙?,欣然而歸。

       ----有機關干部小劉,喜歡下棋,專心圍觀,家里已做好飯,妻子前來尋找,小劉略顯不耐煩,一揮手,“去去去,你先去回去,我一會兒就來?!逼拮猶辶掄煞頡捌羼?,嘴上嘟嘟囔囔,似有不滿,卻早已轉身順從而去。

       其實小劉已經不小了,滿頭白發,都六十多歲了,去年已經退休,應該叫老劉了,但他妻子還是喜歡叫他“小劉”。

       20多年過去,農場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當年的小劉也變成了老劉,小棋攤也挪了幾次位置,小小的棋子給人們茶余飯后的文化生活增添了無窮樂趣。

       時光就在這落棋看棋中,在這來來往往的喧鬧里流逝著。

上一篇
下一篇
{ganrao}